郑州中泰机械设备有限公司

包装机 灌装机 打码机

产品介绍
钟点工陈大姐擦窗户4楼坠下 搞卫生千万注意安全
发布时间:2022-01-06        
 

  “哎呦,哎呦,呃,啊,完蛋了,完蛋了……”昨天10:30,杭州市一医院急诊室,一间被帘布包围起来的床位,透过缝隙可以看到,医生正在给一个大姐做腿部的清创处理,大姐的惨叫声传遍了整个急诊室。陈大姐是个钟点工,昨天早上8点钟,她在平海公寓帮东家搞卫生时,不慎从4楼摔下,掉到二楼平台上。

  “哎呦,哎呦,呃,啊,完蛋了,完蛋了”昨天10:30,杭州市一医院急诊室,一间被帘布包围起来的床位,透过缝隙可以看到,医生正在给一个大姐做腿部的清创处理,大姐的惨叫声传遍了整个急诊室。

  “罪过啊,我家里该怎么办咯?”躺在病床上的大姐不停地呻吟,她姓陈,57岁,红色毛线衫,黑色加绒铅笔裤,红袜子,很朴实的打扮,右腿裤脚已被全部剪开,大腿上有一处伤口不停地渗出血,染红了被子,她紧闭双眼,一脸痛苦,门牙也缺了半颗。

  陈大姐是个钟点工,昨天早上8点钟,她在平海公寓帮东家搞卫生时,不慎从4楼摔下,掉到二楼平台上。

  伤势蛮严重,市一医院急诊外科陈医生说,颅内有血,身上多处挫伤,腰椎骨折,大腿骨骨折,腿骨骨折得立即做手术,其他还要做进一步检查。

  我从小区楼道外面的楼梯上了平台,只见一只格子棉拖鞋掉落在地,还有两块抹布和若干塑料凳子的碎片。4楼窗台外,还放着一只红色水桶。

  岳王路社区办公室也在平台附近,负责劳动保障的刘女士是昨天的值班人员,也是事件的第一目击者。

  她上午8点来上班,看到陈大姐穿着双红袜子在4楼窗户外爬来爬去擦窗户,“我本来是想要劝她小心点,后来看她又进屋了,玻璃也擦得干干净净,以为擦好了。”

  刘女士进办公室后烧水、开电脑,突然听到“砰”一声,以为是哪个家伙在高空抛物,但坐在办公室里又听到有人的哼哼声,出门一看,“不好!那个大姐摔下来了!”

  “我喊楼下的保安过来,一边打了120,我看到大姐摔得有些神志不清,起身后坐在台阶上,双手抱着右大腿,软绵绵的,像抱着一团棉花。”刘女士说,她也吓坏了。

  擦玻璃的陈大姐到底是怎么失足摔下的?我在医院听陈大姐躺在病床上痛苦不堪地说:“那凳子有点滑,塑料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