郑州中泰机械设备有限公司

包装机 灌装机 打码机

企业新闻
拜登统治美国这三家神秘公司却在统治世界
发布时间:2022-01-06        
 

  世界上影响力最大的公司是谁?苹果、特斯拉、Google、Facebook、阿里巴巴、字节跳动(含Tik Tok)?

  这个世界果然存在一些巨无霸,隐于幕后,一举一动就能影响世界和你我的生活。

  今年8月份,全球资管巨头贝莱德集团(,又译黑岩集团)发布投资报告,推荐投资者将中国资产仓位提高两至三倍。

  贝莱德投资研究院(BII)首席投资策略分析师Li Wei指出,全球投资者、乃至一系列指数对中国资产的配置比例都太低了,作为全球第二大证券和债券市场,应当占有更大的比重。

  这个投资建议立刻遭到金融大鳄索罗斯的批判,后者通过《华尔街日报》和彭博社对这个投资建议明确表示反对。

  贝莱德集团则在CNBC和福克斯新闻据理力争:“美国和中国有着庞大而复杂的经济关系……贝莱德管理的养老金包括在美国和世界各地客户,我们通过多样投资组合,包括投资中国市场,实现财务目标。”

  很多人可能不了解这番争论的意义,因为贝莱德认准了中国是投资方向,就等于小半个西方金融势力认可了中国,会形成一股浩大的潮流。

  2020年,法国黄背心运动成员,攻占位于巴黎的贝莱德法国总部。 图源:nytimes

  从表面上看,自由竞争似乎一直在推动美国大小公司的兴衰。百事可乐是可口可乐的竞争对手,苹果和安卓争夺你的忠诚度,各类制药公司争夺你的医疗保健资金。

  自1970年代中期以来,先锋和贝莱德两家公司吞并了世界上大多数公司,有效地摧毁了美国赖以生存的竞争市场,只留下虚假的表象。

  对此,知名纪录片导演蒂姆·吉伦(Tim Gielen)拍摄了一部纪录片《垄断:谁拥有世界?》(MONOPOLY:Who Owns the World?下称“《垄断》”)。

  纪录片显示,极少数大型企业——资产管理公司——主宰着生活的方方面面。这些资产管理公司非常庞大,他们控制着全球的资金流动。

  虽然市场上有数百个竞争品牌,但他们的机构是俄罗斯套娃,母公司拥有多个较小的品牌。

  百事可乐拥有一长串食品、饮料和零食品牌,可口可乐、雀巢、通用磨坊、家乐氏、联合利华、玛氏、卡夫亨氏、亿滋、达能和英国联合食品公司也是如此。这些母公司共同垄断了食品行业,因为几乎所有可用的食品品牌都属于他们中的一家。

  这些公司是公开交易的,由董事会经营,最大的股东拥有决策权。当你查看最大股东是谁时,总会发现相同的名字。

  虽然大股东持股比例经常变化,但有两家公司始终被列为这些母公司的顶级机构持有人,他们就是先锋和贝莱德这两大资产管理公司。

  比如,百事可乐的大股东超过3000人,但先锋和贝莱德的持股占全部股份的近三分之一。在百事可乐的前10名股东中,前三名是先锋、贝莱德和道富(State Street Corporation)他们持有的股份多于其余七名。

  可口可乐第一大股东是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,但紧跟其后的三名大股东就很熟悉了:先锋、贝莱德和道富。

  “所以,百事可乐和可口可乐绝不是竞争对手,”纪录片说。其他食品公司也是如此。所有这些大公司都由同一小撮机构股东拥有。

  以大科技公司为例,如我们熟知的Meta(Facebook母公司)、Alphabet(Google母公司)、苹果和微软,这四家公司应该是世界软硬件科技的代表。

  Alphabet拥有谷歌和所有与谷歌相关的业务,包括YouTube和Gmail,它也是安卓的最大开发商。

  这四家母公司生产世界上几乎所有计算机、平板电脑、智能手机及人们使用的软件。

  Facebook——Facebook 80%以上股份由机构投资者持有,顶级机构持有者与食品行业的极为类似:截至2021年3月底,先锋和贝莱德位居前两名,道富是第五大股东。

  Alphabet——前三大股东分别为先锋、贝莱德和另一家资产管理公司T.Rowe Price。

  继续浏览西方国家科技公司的名单,无论是制造电脑、智能手机、电子产品还是家用电器的公司,你就会反复发现先锋、贝莱德、伯克希尔哈撒韦和道富公司几乎都是最大股东。

  我们乘坐的飞机在大多数情况下是波音或空客制造。同样,这两大公司的主要股东也是先锋和贝莱德。

  全球食品行业所依赖的农业以及任何其他主要行业也是如此。这些机构投资者拥有全球最大的种子生产商拜耳;他们还拥有炼油厂、最大的太阳能电池板生产商以及汽车、飞机和军火工业;他们拥有全球主要的烟草公司、主要的制药公司。他们还拥有大型百货商店和在线市场,如eBay、亚马逊等等。

  无论西方社会的哪个行业,最高股东以及决策者都是一样的:先锋、贝莱德、道富和伯克希尔哈撒韦,在几乎每家大公司中,都可以在前10名机构投资者中找到这些名字,尤其是贝莱德和先锋。

  “我们可以将其(机构投资者)比作金字塔,”《垄断》的导演吉伦在纪录片中说。

  规模较小的机构投资者,如花旗银行和T.Rowe Price,由北方信托、资本集团、3G资本和KKR等较大的资产管理公司所有。

  从规模上看,三大资产管理公司——贝莱德、先锋和道富目前管理的全球资产总额超过15万亿美元,相当于美国国内生产总值(GDP)的四分之三。

  “这两家公司的力量是我们几乎无法想象的”,吉伦说。“他们不仅是地球上每一家大公司的最大机构投资者,还拥有这些公司其他机构投资者的股份。”

  •目前,超过97.5%的标准普尔500指数成份股公司中,它持有5%或更多股份

  •它运营着一个技术平台阿拉丁(Aladin),其中包含全球约10%股票和债券的交易和所有权信息

  《纽约时报》是西方世界的头部媒体,截至2021年5月,贝莱德是其第二大股东,占总股份的7.43%,仅次于拥有最大份额(8.11%)的先锋集团。

  除了《纽约时报》,先锋和贝莱德也是时代华纳、康卡斯特、迪斯尼和新闻集团的前两大所有者,这六家媒体公司中控制着美国媒体版图的90%以上。

  由于贝莱德与西方国家中央银行的关系密切,彭博社还称其为“政府的第四个分支”。贝莱德实际上向中央银行、美联储提供贷款,并且是他们的主要顾问。

  数十名贝莱德员工在布什、奥巴马和拜登政府的白宫担任高级职位。贝莱德还开发了中央银行使用的计算机系统。

  贝莱德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拉里·芬克站在由钱拼出的世界地图前。 图源:scmp

  2008年金融危机后,贝莱德是奥巴马政府选中的清理资产的公司,他们收购了美联储在法律上不允许购买的有毒资产。

  新冠疫情在美国爆发后,为避免财政危机,特朗普政府任命贝莱德为独立机构,它赢得了管理4,540亿美元庞大基金的无投标合同,贝莱德利用它获得超过4万亿美元的美联储信贷。

  贝莱德的高级顾问沃利·阿德耶莫(Wally Adeyemo)现在是美国财政部副部长。前贝莱德执行官布赖恩迪斯是拜登的首席经济顾问;前贝莱德执行官迈克尔.派尔目前担任副总统卡马拉·哈里斯的首席经济顾问。

  剑桥大学对先锋和贝莱德的统治地位进行了深入研究,他们加上了道富,称之为“三巨头”。

  “资产管理公司”是一个通用术语,通常指为各种零售客户、机构或私人投资者管理投资基金的公司。这些公司最重要的发明是指数基金。其中最著名的是ETF指数,由摩根士丹利在2000年发明,目前为贝莱德持有。

  指数基金的结构将真正股东——资产所有者——的决策权与他们所拥有的公司分开。这个模型被称为“资产管理”

  1930年代初期,美国两位经济学家阿道夫·伯利(Adolf Berle)和加德纳·米恩斯(Gardiner Means)创造了“所有权和控制权分离”这一概念,将管理层与股东区分出来,这个模式一直持续到上世纪末。

  20世纪后期。由于指数基金的出现,西方从股东资本主义转向了投资者资本主义。

  自2008年以来,西方金融界发生了从主动投资策略向被动投资策略的巨大转变。被动指数基金行业以贝莱德、先锋和道富为主导,这“三巨头”共同成为标准普尔500指数公司88%的最大股东。

  “三巨头”在过去十年的崛起,标志着新金融资本主义的根本转变。与主动基金不同,大多数被动指数基金通过购买特定指数成员公司的股票来实现投资,这导致着公司管理结构出现了巨大变化。

  有迹象表明,“三巨头”开始积极对其持有股权的公司施加影响。用先锋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弗雷德里克·威廉·麦克纳布三世(William McNabb)的话来说:“过去,一些人认为,我们的主要管理风格表明我们对公司治理采取被动态度,这是错误的。”

  同样,贝莱德创始人、首席执行官兼董事长拉里·芬克(Larry Fink)在给所有标准普尔500指数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的信中,要求他们与资本的长期提供者,即他本人保持接触。

  “三巨头”虽然都是被动资产管理公司,但在公司治理结构上却大相径庭。贝莱德是“三巨头”中最大的,代表着世界上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。截至2021年9月30日,贝莱德在全球管理的总资产规模约9.5万亿美元——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日本2020年的GDP为5.058万亿美元。贝莱德是一家上市公司,因此面临着为其股东实现利润最大化的压力。

  截止2021年1月31日,先锋在全球管理资产为7.2万亿美元(同样远远超过日本2020年的GDP),是三巨头中增长最快的。2015年,该集团流入了2360亿美元,是有史以来最大的年度流入资产管理公司的资金。

  先锋高速增长的主要原因是由于其并未上市,没有实现利润压力,其收费结构在整个资产管理行业中最低。道富比贝莱德和先锋略小,但仍是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之一

  最近“三巨头”的崛起已经引发了“对资本主义不利”的严重担忧。第一个也是主要的担忧是,进一步增加被动指数基金的市场份额可能会削弱股票市场的作用,因为活跃交易的股票比例将继续缩小。

  关于风险增加的第二个担忧与证券借贷的做法有关。被动资产管理公司定期向卖空者借出股票以产生额外收入。这种操作在经济繁荣时期似乎没有问题,但在市场压力严重时可能会显着削弱流动性。

  综合来看,这三大被动资产管理公司已经成为至少40%的美国上市公司和88%的标准普尔500指数公司的最大股东。因此,通过其公司治理活动,“三巨头”已经可以被视为超过40%的美国上市公司的事实上的常设董事会。

  以航空业为例,在过去十年中,从航空业到银行业,许多美国行业都被少数几家公司所主导。“三巨头”实际上是这些行业中为数不多的竞争对手中的最大股东。

  美国航空、达美航空和联合大陆航空就是这种情况,摩根大通、富国银行、美国银行和花旗集团也是如此。所有这些公司都是标准普尔500指数的一部分,该指数是大多数人投资的指数。

  他们的CEO可能很清楚,“三巨头”是他们公司的主要股东,并会在做出决策时考虑到这一点。因此,可以说,航空公司降低价格的动力较小,因为这样做会降低其共同所有者“三巨头”的总体回报。

  通过这种方式,“三巨头”可能正在对美国大部分企业施加一种新兴的“结构性权力”,控制整个行业。

  虽然有各种担忧,但目前越来越多的资金流向这几家公司——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,这是风险最小的投资模式。

  彭博社的数据显示,到2028年,先锋和贝莱德预计将共同管理价值20万亿美元的投资——这计划与2020年美国GDP(20.89万亿美元)持平。

  刘慈欣的科幻小说小说《赡养人类》中,描述了一个叫“第一地球”的外星世界:星球上的贫富分化已经到了可怕的地步,一名巨富拥有该星球的一切,这个人被称作“终产者”,星球变成了由一个富人和数十亿穷人组成的世界。